2020-06-02

【乾元深度】超寬鬆貨幣政策帶來的卻是通貨緊縮

 

傳統觀念認為,要提高通貨膨脹並刺激經濟,央行將不得不將利率壓低至對儲蓄不利的程度,迫使消費者走出去消費。目前歐洲央行、瑞士央行和日本央行均進入了負利率的暮光區。

年復一年,日本央行和歐洲央行一直在擴大其瘋狂的貨幣政策,目前日本央行購買了所有日本ETF的80%,以實現其2%的通脹目標。

    然而,多年過去了,日本央行不僅沒有達到其通脹目標,而且通脹還越來越低。歐央行和瑞士央行等採用負利率政策的央行也是如此。

    利率為負,消費者為何不把儲蓄從銀行取出來消費,從而提高通脹呢?

美國銀行的報告顯示,負利率國家的家庭儲蓄率不僅沒有下降,實際上是上升了。國際清算銀行認為這有一個簡單的原因,隨著退休收入的不確定性越來越高,超低利率可能反過來促使消費者增加儲蓄。

美國銀行研究投資委員會最新報告的圖表顯示,雖然較低的利率確實會刺激支出,但這種影響在4%左右達到峰值,然後就逐漸下降,利率越低,消費傾向越低,儲蓄率越高。

該圖表明,超寬鬆貨幣政策並沒有帶來通貨膨脹,而是通貨通縮。對於中央銀行來說,這是災難性的。因此它們奉行包括量化寬鬆和負利率在內的超寬鬆貨幣政策的唯一原因就是刺激通貨膨脹。

美國銀行總結稱,由於低增長和通貨膨脹使低風險資產收入稀缺(例如,來自政府債券),家庭被迫減少消費並增加儲蓄以實現退休目標。而強制儲蓄進一步抑制了需求,形成惡性循環。

這也就意味著,利率越低,消費者支出越低,儲蓄率越高,通脹率進一步下降。然後又反過來迫使央行進一步降息,增加量化寬鬆,控制收益率曲線,購買垃圾債券,購買ETF等眾多破壞消費者信心的措施。從而人們增加儲蓄,導致更多的緊縮。

甚至可以認為,寬鬆的貨幣政策就是通縮的,一旦被負利率困住就沒有退路。

事實上,央行採取更多的寬鬆政策,往往是因為經濟陷入了困境,央行不得不做點什麼。在本次疫情衝擊之下,經濟突然被關閉,大量的人口被居家令限制在家中,失業人數劇增,在有效的疫苗出現之前經濟不可能回到之前的樣子。

於是我們就能看到:

    上周的資料顯示,美國4月個人收入增加了10.5%,這主要是由於直升機資金增加了人們的收入。然而這些收入並沒有用於消費,美國4月份的個人支出環比下降了13.6%。然後看看美國人的儲蓄率——升至33%。當然,這也可能是因為經濟在四月份關閉,所導致的一次性現象。但是為了應對未來的風險,人們的習慣將會被改變,儲蓄率也不可能回到從前。

    下圖顯示,儲蓄率與S&P 500 PE比率高度負相關,高企的市盈率意味著股票市場預期消費將完全恢復,這可能嗎?所以我們在此提醒各位投資者留意無視基本面上漲的股市所蘊含的風險。

 

了解更多:http://lin.ee/BY3Ot6i